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Camarje | 15 March, 2014 | 一般 | (3 Reads)


可能是我們學乖了,可能是我們學會了怎麼樣才更沉得住氣,怎麼樣才更有利於人生。漸漸地,我們的銳氣不再那麼暴露了,我們不再那麼的不可一世;漸漸地,我們學會了平易待人、與人和睦相處,我們都渴望著結交更多的朋友;漸漸地,我們不再那麼的虛偽、不再那麼的清高、不再那麼的要面子,更不再那麼的不屑一顧。

可能有人會說“你們那不是變得高雅,變得平心靜氣,你們那是學會了委曲求全,你們那是學會了妥協,學會了忍氣吞聲,你們那是沒有勇氣,變得軟弱,變得沒有出息。”是生活磨平了我們的棱角,是生活打磨了我們的暴戾之氣。其實,我不在乎別人怎麼說,我只想活得比別人心平氣和一些。在今天之前,我們不喜歡受氣,我們受不了別人的羞辱,可是路是我們自己選擇的,就算跪著也要堅持走完,而今我們在“跪著”的路上繼續堅持。

在今天之前,我們與人爭,與人論,而今我們不再為了某些“不愉快”而與人爭吵不休,我們不再意氣用事到頭來不顧一切;我們不再為了某些無聊的話題與人爭論不休,我們學會了默然頷首,漸漸地用沉默代替一切;我們不再毫無意義的與人糾纏,我們學會了忍住眼淚、忍住傷悲,繼而轉身離開;為了同時相愛的男孩或女孩,我們不再與人爭的死去活來,不再玩些無聊的把戲,做些不明智的舉動,毀了未來,毀了人生,毀了自己,也毀了父母眼中的期待。

Camarje | 15 February, 2014 | 一般 | (11 Reads)

 

纖雲飛飛,星漢迢迢。錦書頻寄,鴻雁不歸。一箋心語,一夢千尋,咫尺天涯尋不到你驚鴻的倩影,把酒臨風笑對著自己的碎影,翻騰起靜默千年的塵埃,一聲聲薄如蟬翼的低喚,在悵然的清風裡,如夢如幻,如訴如泣……。。

 

——題記

 

輕煙嫋嫋,夜闌若淡,一卷經香書夢影相遣倦在暗夜的縹緲,一箋心語縈一懷往昔的溫存,蘊輕愁淡淡,將一懷婉約,吟成滿紙風情灑盡詩詞清篇;柔柔的春風遙遞輾轉癡念;揮毫潑墨,丹青畫卷。帶著幾世的雅韻,靜收在彼岸一席煙火流年,在無數的寂寞疼痛中默數清寒,把酒黃昏醉笑韶華的時光,花開花落,雲卷雲舒,蒼穹天幕,獨守靜默的沉思在多少離愁苦恨的殘夢。

 

冷月無聲寂悄悄,墨染孤影漫黃昏,思緒如雲煙飄搖,薄霧輕紗透清寒,滿目盡酸楚,雲深渺無渡。擁著擱淺的月光,暗香浮動一縷柔和的月影流瀉長空,映射了我多情的牽盼。那無法擺渡的彼岸,朦朧的呢喃守著一輪彎月,剪一段單薄的孤影懷揣臆想的美好於跌宕起伏的唐詩宋詞裡。風舞漫絲的惆悵,鬢角蒼老紅顏的年華,獨留那散不盡的憂傷。

 

一夕煙雨落紅塵,輕聲吟唱,風清月寒唱著那首晨鐘暮鼓繾綣的餘音繞梁。輕輕打開往昔的歲月,亂了心扉的夜回首那燈火闌珊處,可有人留戀往忘還,劃過指尖鉛華的恐慌,繞不完的柔情,風濤浪卷的漂泊,自此可否將那一葉扁舟,只載春光不載愁。

 

追憶閑緒入暝青,細語漸分,獨自聆聽黯傷神,素什年華,往事成風,那一段不可磨滅的故事依舊在腦海久久徘徊,不肯離去。曉月憑欄愁自倚,舉杯寂寞無聲,獨醉成殤,遺夢已伶仃,繾綣一份回憶,氤氳一抹柔情,記取當年多少淚,不忘平生。午夜夢回守候在一段文字裡,清寒難寄別離殤憂。蒹葭蒼蒼,在水一方守候翹首望斷天涯,撩醉天涯繾綣,繞指雲煙滅,情斷夢已殘,千年塵煙。相思兩下最癡情。

 

一簾曉月向蒼蒼,曉鏡初寒愁未定,憑欄不許對寒窗,倚斷愁腸。近處細水長流,明鏡空懸畫外,銀河偷渡而來佛祖的光芒,始終看不到普渡終生的璀璨,獨自踏歌而行,研一方墨香,宣染了江南的風月,帶著今生的落幕與傷感淚眼淺薄在這人間煙火,遺忘的亙古天空裡,看落黃花樹下,你是否又在輕拂玉笛,醉拔情弦?遙望千年,放逐殘夢,繁華散盡,幾度徘徊,不知今宵何處?

 

如果沒有遇見你,我將會是在哪裡,如果沒有遇見你,我又會怎麼過?是否還會有酒澆不盡的相思,是否還會有煙燒不掉的寂寞?是否還會孤獨的停留在等待的渡口?

 

紅塵如夢,醉一場,那是佈滿塵埃的昨夜夢。一縷情絲,幾點離愁,追問清風夢幾多,一曲紅塵引,惹多少紅塵淚,雨灑塵間。何人月下悵然泛起陣陣漣漪,徒留我滿目悲傷,迷失了千山萬水的情愫。薄緣半世愁難散,宿命三生枉噓歎,就這樣帶著有你諷刺的執著我蒼白無力的等待逐漸唏噓的疼痛,借問明月情何從,卻道靜觀殘紅歸去。

 

鳶霧輕攏,三千煙水寒。思迷離,雁蹤杳後,幾經塵埃幾轉輾,紅塵如夢情如煙,惟寬禪師說:“心本無損傷,雲何要修?要知道無論是垢是淨,情緣不過紅塵,世事如棋局,心無茫然,阡陌一絲,未曾老去,只是遠離。指尖滑落歲月的橫斜光影,模糊了癡望的眼眸,一切是否都成了劫數,似水浮華的經歷,空老了回憶。

 

思念傾城,殘月影卻,寒燈冷紗,誰在月下輕舞疏桐,弄得花落如雨?只恨離別,夜夜無窮盡。鏡花水月,月澄明,水空流。案上素箋,時光如錦,默默不語,不悅相期。燈火悽惶,曼華染香,雲鬢橫斜,倦依琴簫,塵世鉛華,遍閱繁華錦簇、人間蒼涼;高樓望斷,看盡世人離合、然一曲淒然撥弦的卻是我自己的悲歌離歎,凝眸問月,一紙的墨香,暗傷在紅塵前世今生的水墨漣漪之中獨自吟唱。一世江湖戀,一曲盡悲歡,一縷清風笑人間,紛紛擾擾奈何言?孤獨只歎遺恨千年…………

 

leakage of a party earth and the roll shop even snow will soon come 一縷清淺幽香 為何現在你的心 a few days later have such parents every chat very happy was like a swamp

Camarje | 22 January, 2014 | 一般 | (3 Reads)

 

這幾天連陰雨而且氣溫很低,省電視臺說比歷年要低3-5度,我卻覺得與去年差不多。

 

下午到幹休所,在網上看見英芬留了一段話,說是希明他們5人今天下午五點到寧波,乘坐的是普通快車,她與幸福把旅行社都已經安排好了。昨天我和成飛還說起旅行坐什麼車的問題呢,我倒覺得還是火車好。我們有的是時間,沿途又可以看看風景,飛機一下子就到了,有什麼意思?我喜歡火車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可以接觸到形形色色、南來北往的人,何嘗不是一次絕好的“采風”機會?

 

出了幹休所進植物園走走,這是最近選擇的一處新的活動場所,每天上下午在裡邊走兩三圈。草木間雜,曲徑通幽,空氣新鮮,柳條新綠,而且這時散步的人很少,是個難得的幽靜、幽深之處。

 

春天,不僅我喜歡它、關注它,每年都要寫上幾篇歌頌它的文章。春天,同樣也逃不過攝影愛好者的眼睛,他們也是能把春天、春色留住的人。就在我轉完頭一圈的時候,看見有一個手捧相機的人,正站在一棵矮樹前凝神沉思,一看那個長焦鏡頭和地上支著的三腳架,就知道是一個攝影行家。來到他的面前,我也仔細端詳起這棵丁香樹來,只見光禿禿的樹枝上,幾隻嫩芽水靈靈地十分搶眼,也煞是好看。那人把相機裡的圖像讓我看,幾片葉芽中間托著一個圓形的花球,含苞待放,躍躍欲出。

 

再轉一圈又來到這裡的時候那人還在,只是相機已經放在三腳架上。我上前搭話說:“你看那邊的柳樹已經透出綠色了,能不能把這種柳煙的效果拍出來?”“那得過幾天”他答道。我每天都在觀察著這裡的變化,前幾天只是樹皮青了、亮了,柳條變得柔軟了;現在卻是可以看出那麼一點點綠來,只是時隱時現,似真似幻,讓人心癢難搔。

 

我沒話找話地問了一句:“您是哪個單位的?”“建築公司的。”“明君(我的哥們,原來這個單位的經理)前幾天從天津回來了”我說。“我們還在一起吃了頓飯,已經走了。”看來他們關係不錯,我們也只和他匆匆地見了一面。他問:“你是?”我說:“我原來是科研所的所長和書記。”聽了這話,一下子把我們之間的距離拉近了。我倆接著談起了春天早開的花,我指著不遠處剛剛打骨朵的黃花說:“那種黃花開的最早。”他說:“那叫連翹,還有比它開得更早的呢,冰淩花三月份就開了,它長在山溝裡的陽坡上。還有一種叫耗子花的,也比連翹開得早。”我說:“達子香也開得早,再過幾天也該開了。”“比起這幾種花,它還是晚。”原以為我對花還是瞭解的,現在看來,他比我懂得多。

 

回到家裡,只見桌面上有一張卡片上寫著一段話,正是說相機的:“相機為我們留下了時間瑰美曼妙的永恆,留下了人與自然,心與夢想融合交匯的一道風景,那人,那景,一大片,一大片澄明快樂的時光。”我還以為,春天來了,只有它才能給我們留住這值得回想的瞬間——瞬間即是美好,瞬間即是美麗,瞬間即是永在,瞬間即是永恆。

 

相信未來並不遙遠! 最後愛上了這舞臺 那些年,我在哪里? 飄逸如畫 窗外的世界很精彩 那把雨傘 人生就象一杯水 夢裏不知身是客,壹晌貪歡 給明天以希望 拾壹片葉,觸醒壹段記憶

Camarje | 15 January, 2014 | 一般 | (4 Reads)

 

我曾經對你有過執著的追逐,卻追不上你遠去的腳步。

 

我曾經對你有過狂熱的追求,卻拉不住你揮動的手。

 

我曾經對你有過無限的眷戀,卻得不到你的一次回眸。

 

我曾經給你我無限的溫柔,卻沒能換來你的停留。

 

所以我只能擁抱你每次從我身邊匆匆而過的機會,珍惜一切對你的擁有。_____題記

 

習慣了,用一支纖纖的弱筆,盡可能的把文字寫的清瘦,用充滿了風花雪月的語言,訴說與風月無關的心情。喜歡,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用尖銳的筆尖,輕輕的劃破宣紙,在紙張淒厲的斷腸聲中,感受那錐心刺骨的疼痛。所謂的緣分,像極了一部充滿玄念的肥皂劇,都是在精雕細琢的策劃中,盛大的開始。而當緣盡了,人散了,然後在一波三折的情節中,便無奈的淒然落幕。所有的劇情,都是經過細心的安排,都是為結局的淒涼,埋下的伏筆。與故事本身,無關。

 

大概,你和我的相遇,也莫過如此。

 

悠悠的流年,如玉指般的青蔥,我是你指間穿腸而過的風,只是一個瞬間的觸碰,我便有了一生的從容。我打馬入夢,從你掌心出發,我一路策馬奔騰,卻馳不過你指間的牽掛,我知道,你的掌心,便是我的天涯。

 

然而,人生的每一段歷程,都逃不過宿命的劫。就如你我,能夠在紛紛擾擾的紫陌紅塵中,執手相牽,卻又在瞬息萬變的冽冽江湖中,相忘於天涯。不可預知,還要經受幾世的輪回,才能換來一時的相守。

 

總是幻想著千年一夢,一夢傾城是個什麼模樣?有一種情,只需一個凝眸,便可一生相憶。不需天長地久,也不要朝夕相伴。只要在彼此心頭,留下烙印,在朝與暮之間,能夠天涯相望,便足矣。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已忘了何時何地,在何處看到這句話語。只覺的是在刹那之間,就觸碰到心靈最柔軟的深處。

 

以致如今,還念茲在茲,無忘或忘。

 

只可歎如今的你,已隨這句話,消失在唐詩宋詞中,留給我無邊的記憶。淡如水,渺如煙,不相系,總相牽。舍卻一世情,寄語三生願。只願天上明月月月為君圓。

 

悄然間。純真就無形的從指間滑落,留下的是流年腐蝕的痕跡,斑斑駁駁,參差不齊。握不住的是那青銅色的記憶。也想努力的讀懂,那遺落在彼岸的煙火,卻總是用風花雪月的情,讀出了春花秋月的心。蒼山蕭蕭萬古秋,都是為君瘦。長江泣泣千年淚,全是為君流。歷盡冬寒春暖,走過萬水千山。為君餐風飲露,倚盡天下欄杆。歷經磨難種種,只想予你香濃玉軟,共你兒女情長,與你風花雪月,伴你地老天荒。

 

此情無期,一秒鐘不短,一萬年不長。

 

因為,我始終相信,若有心,天涯咫尺,若無緣,咫尺天涯,地大物博,我只眠一方瘦土。天高雲闊,我只剪一片朝霞。波翻浪湧,我只拾一朵浪花。可如今的你,還是去了。任它鴻飛渺渺,了無牽掛。讓我相思成災,心亂如麻。

 

如果,心已碎,人已離別,那麼,在生命的輪回中,那淒淒的長風,是為誰在瀝血,你說;你最後的回眸,是最無奈的決絕,所以,我只能肯求你,在前世今生裡,為我保留,一抹純白。

 

然而,此刻,冷月淡瀉,流雲遮幕,一片癡心為君。誓把紅欄倚瘦。我獨守在別橋離渡,看盡風花雪月,等待落日歸舟。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如今的你我有如隔著一層無形的紗,感覺觸手可及,卻是恍若隔世,忘情一夢,原來你是彼岸的花。

 

如果,註定,我們只能在宿命的邊緣,倆倆相忘。就讓我化作你眼中的一滴淚。在三界以外幻化成河,順流而下,把我前世的落花,葬在你今世的天涯。

 

相変わらず私 ところが 對於不珍惜的人,閃 人生充滿了變數 情深緣淺,寂寞了紅塵眷戀 相変わらず私 ところが 對於不珍惜的人,閃 人生充滿了變數 情深緣淺,寂寞了紅塵眷戀

Camarje | 3 January, 2014 | 一般 | (2 Reads)



其實所有看似新鮮的東西都照舊。路過街心花園的那會兒我就是這樣想。那排長椅又打掃得乾淨。那些明裏孤單暗裏成對的身影。好好的愛情在這裏被演繹成鬼混。頭腦愚昧的人還有甚麼可以信奉?

那個觸手冰涼的石雕望向遠方,擺開思念的架式。就象愛情中的投降。

但是愛過的人都知道。愛情是打不敗的。就算愛的陣線潰不成軍。

當一個人成為另一個人最驕傲而昂貴的消費品。奢侈也被逼而成為選擇

我常想,人類居住的地方已沒有了空巷。石板小橋的情緣也已成為一種嘲笑。所留下的也就那些漸逝去的流水般的呼吸聲

人的一生有無數處過往。花簇景致使人迷戀。流連忘返又成為一個個錯誤。就象我忘記了某個經過的地方。偶然閃念,也如一聲槍響,結束了回想的欲望。

我一生無法避過好多人。這使我充滿雜質。活象一堆混合物。只有遺忘這種方式可以令我更單純。

有些愛是無法成就的。猶如一些永遠煮不熟的蛋。當人被遺棄的時候其實是最幸福。它使人擁有的愛情更純粹。

一路走過,當人真正明白了什麼是真愛情的時候,我蹣跚的腳步已走過了凋敗的鮮花,已走過那冰涼的石雕。我走向的地方,是趨於靈動的肉體。亙古溫暖,一世芳香。

其實那個大理石的女雕很透出一股頑石的靈性。經過她的時候我在心裏對她說:我,也算你的一個過客。過去的記憶終成空 霍金的《時間簡史》 2013年十大語文差錯《咬文嚼字》 今回の旅は 今年も頑張ろう 人懂的越多,也就越覺得自己懂得不多 時間と時間は繋がっている コンピューター音痴 男は仕事だ 笨女人,找個好 男人就嫁了吧

Camarje | 16 December, 2013 | 一般 | (3 Reads)

 

隨著對雪的瞭解不斷加深,兒時那種對雪無限的憧憬已蕩然無存。時下,還未過年,就已下了四場雪,把我那點過年的興致全部打沒。

 

我討厭雪,而且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雪,看似潔白,實則有瑕。雪有天使般身軀,卻無天使那靈魂。

 

雪異常勢利,因為本身太過輕浮,思想經不起擺弄,遇風吹,則四方倒八面翹,哪裡風大哪裡飄,一副十足的見風使舵像。

 

雪很虛偽,自一形成,就夾帶雜質,與骯髒同行,身體裡充滿空氣中的塵埃和有毒的酸性物質。如果僅此而已,還值得同情和原諒,因為這本不是雪的錯,雪也是“被”污染的。但虛榮心使得雪非得化著純白,佯裝純潔,假做清高,卻不再透明,望不穿,也看不透,讓人作嘔。

 

雪還仗勢欺人,持強淩弱,自認為天上來,總喜歡以居高臨下的態勢,騎在別人身上,壓迫一切可以壓迫之物,讓本已垂暮的花木折腰斷枝,遍體鱗傷。

 

雪最會乘人之危,冬天本已很冷,人們都在忍受著寒流的侵擾,期盼春天早點到來。但是,卑鄙的雪唯恐天下不亂,一直算計著,在最冷的時候,在人們最難受的時候帶著陰森而來,給人們最沉重的一擊,讓人深深體會什麼叫刺骨的冷。

 

我鄙視雪!世界萬物雪最白,但雪卻最無恥。與雪的卑鄙無恥比起來,雨則要正直坦蕩得多。我討厭雪,卻偏愛雨。曉雨總潤林,潤物永無聲。雨沒有雪的那種虛偽,永遠亮亮堂堂,雖然也夾帶雜質,但透明見底,總是向人敞開胸懷。雨也不像雪那麼勢利,風再大,雨永遠呈線狀下落,對於風,雨是一堵液態的牆。雨更不會乘人之危、仗勢欺人,雨來的時候,雖然比雪更強勁、更有力,但雨總是點到為止,不會造成持久壓迫的傷害,生物得到更多的是滋潤。更讓我敬佩的是雨愛抱打不平,當一個地方的植被遭到嚴重破壞的時候,雨總是會適時給人們一個警告,製造一起泥石流,讓人們懂得,破壞生態是有代價的。

 

我思索著,大自然在孕育雪和雨的時候,不都是清水氣化再凝固的過程嗎?為什麼“一奶同胞”經過大氣層來到人間後,表現出的性狀差別如此之大?我想這肯定是環境左右的結果,其實都是水,溫度高則下的是雨,溫度低則下的是雪。

 

環境既弄水,環境也弄人。人之所以成為雪一樣的人或者成為雨一樣的人,也是環境作用的結果吧。“人之初,性本善”,人性若水,至初善良,只是經過後天的薰陶,有的成為人們尊重的謙謙君子,有的則成為遭人唾駡的猥瑣小人。

 

雪的靈魂很骯髒,如雪之人靈魂更下賤。但願更多的人能遠離迷惑,做雨不化雪!

 

Gentle blush Know by oneself whether Accompanying Capriccio Peach flowers flowing In winter The love letter Growth, cost Good things Love, is a flower of time Winter is the time to see the sea

Camarje | 9 December, 2013 | 一般 | (3 Reads)

 

理想與現實,夢想的幻化簡單的話語,卻又他不簡單的一面!

 

曾經的我們,作為九零後的一員,懷揣著一顆純真無暇,天真爛漫的對未知世界無限的遐想與憧憬的心,是我們對未知世界的探索充滿激情。在這份好奇心下,我們的夢想繽紛多彩!

 

兒時的我們聚在一起,玩耍嬉鬧,渴望又好吃的零食,漂亮的衣服以及各樣的玩具。那個純真而又天真的時代伴隨著四季的更迭,我們慢慢的於這個時代告別,來到了學生年代。面對著每天緊張的學習,看著身邊的你我他,那顆純真而又年少的心開始變得不再天真爛漫,看著老師表揚他人會莫名的產生一種羡慕亦或嫉妒的

 

  心理,時常幻想著老師如果表揚的是我該多好啊!慢慢的我們的心思開始了變化,不在那們純真。

 

隨著歲月流逝,心態的不斷改變,我們每個人能對未來的憧憬與夢想變得絢麗多彩。漸漸的融入社會,當理想與現實不期而遇,是我們明白理想很美滿,現實很骨感,那顆懷揣激情的心慢慢的被磨平,開始不斷感悟著理想與現實間的距離 ,想要實現夢想的幻化寢室並沒那麼簡單,需要付出跟多努力與艱辛。

 

然而在夢想幻化的過程就如春蠶化繭再到破繭而出幻化成為美麗蝴蝶的過程,期間的酸與苦,唯有自己知道。累了,痛了,沒有依靠時,蹲下來抱抱自己;但覺生活很苦時,吃顆糖,告訴自己生活還是甜的。正如世間的美味,酸、甜、苦、辣、鹹一樣,因為它們食物才變得美味,人生因為它們的點綴而絢麗多彩……

 

……

 

正因為理想與現實的交織,我們的人生才會如此色彩斑斕。

 

Ancient Greece mysterious girl's parents ultimate hope is calmly Wang ocean Snow is not flower North Carolina State Fair The police killer tattoo To deal with the budget Intel plans to "review" Over time Florida police Hart customers

Camarje | 2 November, 2013 | 一般 | (3 Reads)

 

時光如流水,匆匆走過人生四季。我乘著時光之舟,從冰水的源頭,悄悄融化,靜靜的流過高山石林,穿越千山萬水,繞過草原湖泊,最終歸於大海。這個旅程,很快樂又很艱難,很神聖卻又佈滿荊棘,很平靜又波濤洶湧,讓人留戀卻又感慨萬千。

 

童年是最快樂的時光,我住著紅牆綠瓦的飛機屋,在美麗如畫的校園裡,享受著花草帶給我的愉悅,享受陽光溫暖的沐浴,享受鄰居小朋友與我一起玩遊戲的快樂時光。雖然家裡過得窮苦,可是母親總是想盡辦法讓生活過得有滋有味。在佈滿碎石的草地上,圍了一個鐵柵欄,裡面種上各種疏菜、瓜果、還有母雞。母親除了工作,還要包攬全部的家務。這裡有我最懷念的時光,母親幫我剪頭髮,然後脫了衣服沾上爽身粉;母親用艾葉為我除去身上的痱子;母親做饅頭、包餃子,款待遠方來的客人。

 

一切事情仿佛流水帳似的在腦海裡模糊而抽象的回憶著。而我的最痛,就是在花季的美好時光裡如野草一般生長,緊緊揪住我的心,將我的青春劃成一塊一塊血肉模糊的人血饅頭,自己做了,自己苦了,可還是要流著淚咽下去。我不知道,我到底怎麼了。少年時的悲傷一直在我心裡留下揮之不去的陰影,被人嘲笑、被人欺負、被人孤立、被人咒駡,淚水常在眼眶裡打轉。那時,坐在木棉樹下,看著落地的木棉花,感覺這殘缺的木棉,如我的人生,忽然從幸福的世界掉進黑暗的深淵,木棉花絮飄呀飄,如冬天的白雪在你眼前上演迷茫而深沉的催淚劇。春天的世界不應該是這樣的呀?可為什麼我總在孤獨中成長,在星夜中黯淡?我不得而知。上帝也救不了我,我只能一個人默默承受。原以為,自己的改變能顛覆無常的命運,誰知到頭來卻未能開出燦爛的花朵,在紅塵煙雨中沒落了激情澎湃的青春年華。

 

悠悠的秋水是暗傷的離別,飄落的黃葉是逝去的風景。我一個人,走在人生的春季,心靈卻已是遍地哀傷秋季。已把自己鎖在秋風瑟瑟的夜雨中,聽著細雨打芭蕉的輕輕啜泣,心中的希望仿佛藏在一個遙遠的地方,怎麼看也看不清,怎麼尋也尋不到。我的春天,你在哪裡?為何要將我拋棄?為何要離我遠去?為何要不告而別?冬天裡,大雁南飛,而我溫暖的家,你在哪裡?我的心緒已從落寞的秋季走向寒風凜冽的冬季。如果說,秋雨尚且有一種綿綿如針的閃亮之光,晶瑩之美,那麼冬日裡的飄雪,肆虐在凜冽的寒風中,擋住了眺望遠方的視線,一世界的白,滿心迷茫的憂傷。這雪,下個不停,下著下著,下到我心湖裡去了。不再平靜的心湖,不再幸福的波瀾,不再感動的青春。尋一個地方,能為我治療沉重的傷痛;垂釣於寒風中,希望能釣上一點點湖底精彩的世界;握一把掃帚,能把門前的積雪掃到一邊,為準備出行的自己鋪一條乾淨寬敞的路。

 

我從北方漂泊,來到江南煙雨中。換一個地方,活一種多樣的心情。多年沉寂的思緒,在這個溫暖如春的南國,終於開出一朵小小的花來。南方的春天,讓我感覺到處是綠色的勃勃生機,到處是華麗的姹紫嫣紅。漂泊了十幾年,回想過去的點點滴滴,心生無限感慨。誰說我孤獨,我的童年,有個溫暖的家庭,有著母親無微不至的照顧;我的少年,雖然飽常世態炎涼,卻讓我早早領略木棉飄絮的美麗哀傷,這種傷,很淒涼,令人落淚不止,令人心生孤冷,可誰又能說這何嘗不是一種獨特的人生體驗。有傷才有痛,有痛才有反省,有反省有才領悟。我在花季,重重的病了一場,一場寒冬一場雪,一路風霜一風景。回憶著,回憶著,母親為我付出的一切、朋友為我送上的祝福,一句溫暖的問候、一個關切的眼神、一種鼓勵的微笑,讓漂泊了這麼多年的我,最終有一種莫名的感動。

 

從此住在心靈的南國裡,看杜鵑熱鬧的盛開,聽小雨敲打心湖的弦音,嗅青草夾雜著風塵的味道,方才領悟,其實,春天一直都在,只是我一葉障目,為眼前的困難所困擾,一味的逃避,不敢再去觸碰心靈的傷口。春天的花兒何時沒有?只是我一味沉迷在憂傷的渡口,無法破冰前行。其實我一直在行走,受過傷,摔過跤,流過淚,親情與友情,是我前行的動力,自己的釋懷與領悟,才是真正教出陰影的唯一方法。

 

是的,如果你受過傷,那麼請感恩那些傷害過你的人,是他們讓你體驗不一樣的生命旅程,是他們讓你更加堅強;請銘記你的親友,是他們陪你度過最難受的日子,讓溫暖伴你一路前行;請用心體會自己的心靈,用心靈的力量行走,最終你會等到春暖花開的一天。

 

私の目の前を 惟心香依依,相念相惜 這個女人還會和你廝守一生嗎? 清秋季節 幸福的家庭其實也是有很大分別的 如何成功演繹人生這台戲那是藝術! 看到沉默的白雲與山峰 我的心永遠在你手裡握著 未來的明天,卻不得不繼續前行 祭奠那些遙不可及的時光

Camarje | 6 August, 2013 | 一般 | (4 Reads)


你知道嗎?我還在等你---

你說你現在還不想戀愛,我相信了。就一直這樣,沒有任何聯繫的,我們在各自生活圈中,到了現在。

實習的一年中,我們是在南寧度過的。去年八月十五的時候,為你放了第一盞孔明燈,那時候我是簡單的祝願,希望同在一片天空下的你能夠看到,給你帶來幸福快樂;到了元宵節,下班回去已經是深夜,那荒涼的江邊,還是逗留著些許行人,地攤上還賣剩著許多的煙花,只剩下最後的一盞孔明燈被我買下,而當這孔明燈緩緩而孤獨的深入夜空,我心裏卻是空白的,所以現在還依稀記得曾在心底起伏過的語言和畫面---我想,如果我們能有一生的時間,一起去回味這些美好而溫暖的瞬間,是多麼的好。

過去所遇到的事情實在太多,我已無法再認真的整理清楚了。那顆心對你的確是認真的,不慎的是被高估或低估,以至於裂痕叢生的東西太多。就像一道疤痕,已經不是自身的自然組織,那些增生凸起的東西,如果得不到修復,最終會成為人生陰影的一部分。

大學生活就這樣就過去了,殘留下的一些東西,背後都有寫著一段曾經被我們忽略掉的感情。曾經有位醫生說過,只要你還感覺到疼痛,那都是正常的---我想,很多安靜的東西,它們沒有疼痛,可鐵證般依然存在著,那將會多麼麻煩。不管以前莫不相干也好,或者糾纏到底也好,在有生之年如果都無法互相對照一眼,還有什麼東西能證明他們曾經都出現過在彼此的世界,或者還有什麼東西能夠證明我們的青春來過。

你是個很堅強的女生,為了生活,或者為了某些人,你的確可以放棄很多,可以徹底透支身體,可以完全拋棄準則,可以跨越一切阻攔到你的障礙,甚至可以付出那顆外剛內柔的心靈。所以,你並不是不想戀愛。只是我這米陽光無法照進你的內心。或者把我的心掏出來,你也不會喜歡,反而成了你圍城以外的仇敵。

時至今日,同在一座城市的我們,為什麼不能相遇呢?是我心甘情願繼續等下去,還是我不主動去找你?難道緣分真的不讓我們見面了嗎?我並不希望能在你身上得到什麼,哪怕是在街頭木知木覺的擦肩而過,哪怕是相互都停下匆忙地腳步而來問聲好,這都將是對我最好的治癒。

我真的很累。有時候想把所有的話都寫出來,有時候又覺得什麼都未曾寫出。而我寫出來的這些,背後有代表著什麼,是我真的希望你能夠看到,還是我自己對自己的傾訴?

我們之間的矛盾都是很容易發生的。一直都不敢再去打擾你,因為那是你的底線,人性是禁不起這些。而你的底線,也就是我們之間的距離,或者是隔膜了。曾經無法在一起,是不是也代表著以後也無法在一起?這些沒有答案的問題,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已洞悉自己對她的愛,必須各自一方才能體現,而你以前讓我全然的收回,才是我迄今為止的煎熬。你明白嗎?

社會已經抹去了我們當初的樣子,遙遠的未來還是沒有輪廓。我覺得我的記性還是好的,好到還記住我們一起跳舞的每一個動作,因為你,我一直都週期性的練練拉丁舞。生怕以後真的有機會見面,那時我如果是水桶腰,那又是很麻煩的。也許還會有些不敢面對你,因為我不想借外界事物來慫恿我自己。很多流言蠻語我可以不在乎,但是對於你我是不能不在乎,我一直覺得你就是我要等的人,不管結果最終如何,我也會坦然接受的。至少,是你讓我把我的急性子都磨平了,就像我當初的棱角一樣。

你可能不會問我,我也沒機會對你說。其實我很快樂的。只是偶爾的悲傷,這不會被人看見。不過未來如何,我們都要好好努力。我不會跟你說再見,我無法口是心非地說這兩個字。生活偶爾會無可奈何,其實好好大吃一頓,就會笑的了。

我們沒有在一起,總有一天我會承認,這是命中註定的事情。這不是一兩天的了。也不是一兩個月。也不是一兩年。或許明天我就會去忘記你,這次不用你叫我。

同在一座城市的我們,最終還是無法相遇。十字路口太多,一轉身,也就是一輩子了!還有誰值得我停留!歷歷在目的是還那些關於你的畫面,那份美如童話的緣分,終究抵不過似水流年,越來越遠了---而你知道嗎?我還在等你。I'm captain Valentine Last year The conversations were good a sizzling calorie burn The examiner payment request 『源氏-』の別の段には With South African miners escape Japan Olympics Is a Redemption of National Pride Designed to kill people throw in the police Boots Were Made for Walking

Camarje | 30 July, 2013 | 一般 | (4 Reads)


祖上是地主,在解放前,似乎也闊綽過,留下 些亟待考證的傳奇,便成了父輩教育我們兄妹的教 材。畢竟沒有享受過少爺的待遇,對那些輝煌的曆 史,就只能在心裏隨意編造。編造的很多故事,都是 以老屋為中心。在我的記憶裏,能隱約見證當年的輝 煌的,也只有這幢老屋了。

歷經了上百年的風雨洗禮,老屋已經顯得有些 陳舊,開裂的立柱,發黑的椽子,斑駁的木門,仿佛 都在訴說他所走來的一路艱辛。

看過院子裏發亮的石板,我相信,老屋是熱鬧 過的。一百年前熱鬧過,五十年前熱鬧過,十年前, 也熱鬧過,但現在,院子的角落,已經長滿了不知名 的野草,石板上,也長著泛綠的青苔。

老屋,已經越來越冷清了。

老屋的主人,是與我父親同祖父的兩位伯父, 以堂屋為中心,各家一半。也許是老屋屋基講究,也 許是兩位伯父教導有方,我的堂哥們,都還有了出 息。於是,偌大的老屋,就只有兩位年近古稀的老人 ——我的隔房的大伯父大伯母。大伯父是退休教師, 平時也有些閑情雅致,水墨丹青,二胡洞簫,都有所 好。過年的時候,老屋的立柱和門楣上,都會貼滿喜 慶的對聯。一陣鞭炮煙花後,老屋又重歸平靜。掩映 在樹叢中間,波瀾不驚。鳥兒們喜歡這樣的清靜,便 在瓦棱中間,鋪上舒適的窩;蜜蜂們喜歡這樣的清 靜,便在椽緣上,建成溫暖的巢。

老屋,已經越來越冷清了。

看著夕陽透過枝葉,在老屋的瓦片上,灑下些 零碎的光影,我多想問問老屋,你的沉默裏,是喜? 還是悲?一段撞出來的愛情 留下最美的記憶 鑰匙解讀你的職業狀況 北京法源寺 麗的風景 聞到了童年的香味 腦海浮現出的事情 人生何必如初見 櫻季卻快過去了 那份相思的沉重

Next